手机版
当前位置:心理健康百科 > 心灵鸡汤 > 假期的一次旅行,竟是与疫情的不期而遇

假期的一次旅行,竟是与疫情的不期而遇

作者:匿名 时间:2021-10-11 11:21:13 人气:3 栏目:心灵鸡汤

暑假旅行,让7岁的王小奇(化名)领略了张家界的景,却也不幸感染了Delta病毒,而且并将病毒带回到了成都。面对着可能以“气溶胶”方式传播的病毒,成都要不要给全市1600万人口全员核酸检测?要不要封城?

1出游

不平安的一年,因为疫情,国与国之间都有封锁,世界虽然那么大,可去的地方不多了。相对于境外疫情的狂风海啸,因为严防死守,国内出奇地平安。

2021年的暑假,也注定是个与众不同的暑假。因为补习班“凉凉”了,很多孩子就有了很多无处安放的时间。于是,暑假旅行,便是很多孩子的最佳安排。这其实也不错,毕竟“读万卷书,不如行万里路”。

王小奇也无比盼望着自己的暑期旅行!但是,全球都还处于新冠大流行期,国内虽然已经很控制住了疫情,但也不时会有病毒“踢馆”,无法进行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
为了安全,小奇的爸爸妈妈6月中旬都打完了第二剂灭活疫苗,小奇因为才有7岁,太小,还不到打疫苗的年龄,但应该不是问题,毕竟全家的疫苗接种完成率已经达到了66%,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。这一家三口的旅行时间,也定在爸爸妈妈接种第二剂疫苗一个月之后,根据研究数据,这时候的疫苗保护率最强。

7,应该是小奇的幸运数字!7岁的他,在7月17日时,跟着爸爸妈妈出门了。


这一天,小奇一家三口乘坐CA8581航班,从成都天府机场飞抵长沙黄花机场。小奇家的主要旅游目的地,是张家界。

在同一天,大连也有一个三口之家出门旅游,目的地同样是张家界,中途在南京禄口机场中转。

但小奇一家没有直奔张家界。7月18日在长沙游玩了一天,19日乘火车到了怀化凤凰古镇,在7月20日下午,他们租了一辆车,自驾前往张家界。张家界、大峡谷、天门山森林公园等地,是这次旅行的重头戏,小奇和爸爸妈妈准备在这几个地方玩2天。

从凤凰县到张家界,有大约200多公里的路,在晚上7点半左右,他们到达张家界市武陵源区,入住专家村庭院酒店

2张家界风景区


张家界是中国第一个国家森林公园,风景优美,有着独特的地貌。小奇家居住的酒店,离标志门只有1.2公里,这是森林公园的一个入口。21日早上10点,一家三口从这里入园,先坐车到了天子山索道,然后游览了袁家界、天下第一桥、百龙电梯、十里画廊。再回到标志门时,已经是下午6:30。

景区游客如织,这是严防死守“捂死”病毒的红利!不少游客没戴口罩,有的游客虽然戴着口罩,却只是一个摆设。这也可以理解,毕竟新冠病毒似乎已经是很遥远的事,就像在在巴勒斯坦爆炸的那些飞弹,不属于这个谐和的世界。

7月22日,游玩的目的地是大峡谷景区。早上10点,一家三口从酒店自驾前往景区,玩到了下午三点半,随后回到酒店。

7月23日早10点多,小奇一家自驾前往天门山景区。中午到达景区后,上了索道缆车。天门山索道全长7455米,运行速度为每秒6米,共有98个轿厢,每个车厢可坐8人,是密闭的空间。下午4点,一家人从天门山景区索道下站。

至此,一家人在张家界的游玩也结束了,没有再回张家界的酒店,而是直接开着租来的车,前往常德。

在张家界,小奇家错过了一个叫做《魅力湘西》的景点。这是当地一个比较火的旅游项目,每天有两三场表演,每场观众一般都有2000多人。来自大连的三口之家观看了《魅力湘西》,时间是7月22日晚。在4天之后,已经回到大连的三口之家确诊感染。确诊感染的,还有另外一名大连人,也去了张家界,也去观看了《魅力湘西》,而且就坐在三口之家的前后排。


大连三口之家进行核酸检测,并不是因为出现了感染症状,而是因为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出现了疫情。7月10日,一架国航的航班从莫斯科抵达南京。入境之后,这架航班上有7名旅客确诊了新冠肺炎。一名清理该航班客舱的机场保洁人员也被感染了,但在7月20日,南京机场的疫情才被发现,当日有9名机场保洁人员在常规核酸检查中发现感染。7月10日之后,在南京机场中转的人,都成了高风险人群,需要监测。大连三口之家在南京转机停留了2个小时,然后继续行程到达张家界,他们以及另外一名《魅力湘西》观众的确诊,表明南京机场的疫情链已经延伸到了张家界。

小奇一家错过了《魅力湘西》,但并没有错过病毒。在观看《魅力湘西》之前,大连的三口之家到大峡谷游玩了一整天,轨迹正好与小奇家重合。但是,没有人知道到底在哪个景点,小奇家邂逅遇上了病毒。

每天有上万名旅客经过南京机场流向外地,南京机场的疫情在20日浮出水面,此时已经有几十万人的行程,与出现疫情的南京机场有交集。

张家界熙熙攘攘的游客,能看到天然公园的美景,能享受《魅力湘西》的视觉盛宴,但是却看不到从“南京禄口国际机场传染链”传来的Delta病毒株。

旅游业是张家界的主要经济支柱,“来的都是客”,但是Delta毒株,却是不速之客。

3穿紫河三号游船

穿紫河是贯穿常德市中心城区的一条河流,以前曾经臭气熏天,经过整改后,已成为当地的一个休闲、旅游景点。

7月24日傍晚,小奇家三人登上了穿紫河三号游船,同行的还有常德当地的一个朋友。在当晚,该游船总共有47名游客,3名工作人员,游船的航行时间为一小时。在几天之后,全国人民才知道,在这艘封闭的游船上,爆发了集聚性传染,最终有20人都确认了感染。

20个感染者中,只有小奇一家是刚从张家界过来的。其他感染者,在7月28日~ 8月3日先后确诊。他们不见得都是在船上发生了感染,也可能是同行的几人中有一人先被传染了,然后再交叉传染。比如3名长沙宁乡感染者,都属于一个5人自驾旅游团,而来自株洲的感染者中,有一对母子,还有另外一家人,是一个妈妈带着两个儿子

穿紫河游船上大多数外地游客,游览结束之后,乘客也要各回各家。小奇家回了成都,其他人分别回到湖南的长沙(宁乡)、株洲、湘潭。有四个感染者是常德当地的,但其中一人在到宁夏的时候才被检出阳性。

穿紫河三号游船上的50名游客及工作人员,交集只有短短的一个小时,但是船舱里的密闭空间,已经让病毒有足够的时间进行感染,讲传染链延长。

如果河水臭了,游客能闻得到,但如果病毒潜伏上了一条船,游客却看不见、闻不到。在这个夏天,很多游客都在社交媒体上晒了穿紫河游玩的视频,而视频中的大多数游客,都没有戴口罩。如果穿紫河还是那条臭河,游客们是否会更愿意戴上口罩呢?

穿紫河三号游船上还有几个游客没被感染。他们都是谁?他们为什么能躲过病毒感染?是因为戴了口罩还是打了疫苗?这都是未解之谜。

4回家

穿紫河游船是小奇家暑期之旅的最后一个项目。第二天,也就是7月25日,一家三口在常德桃花源机场登上了MU9886航班,返回成都天府机场。充实的暑期之旅结束了。

但是,对这次旅行的认识,才刚刚开始

如果小奇一家之前都是处于“休假”模式,那么从回到家之后开始,进入了“震惊”模式。而被惊到的,远不止小奇一家。

7月26日,大连的三口之家被发现感染之后,他们的旅行轨迹也被公布,全国人民都注意到了传到张家界的疫情。小奇的父母发现自家的出游轨迹与大连感染者有重合,在7月27日一早,全家都到省医院进行了核酸检测。担心的事不幸成为了现实,三人都被确诊为感染病例,而且根据核酸检测的结果,三人携带的病毒量都很高。在确诊之后,小奇全家都被转到指定医院隔离治疗

听说小奇一家都被感染了,他们在常德武陵区的朋友也于27日在当地进行了核酸检测。检测结果发现,在夫妻二人中,丈夫没事,但是陪小奇一家上游船的妻子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。武陵区随即进入应急状态,从7月28日至8月1日,常德市摸排管控密接和次密接者8682人,采集核酸检测样本45.7万余份。所幸的是,常德总共只确诊了3名感染者,全都是无症状,也全都乘坐过穿紫河3号游船。7月30日,宁夏银川报道了一例自常德输入阳性,也是3号游船乘客。在银川,后续也没有发现二次传染。

在湘潭,总共确诊了2例确诊病例和2例无症状感染者,全都是乘坐穿紫河游船的乘客,也都是一家人。虽然确诊人数不多,但截至8月12日,湘潭排查了确诊病例的密接者581人,次密接者1059人,一般接触者16293人,对所有这些人全部落实了管控措施。

在长沙,7月29日至8月1日之间,除了宁乡发现的3例穿紫河游船相关病例,在天心区还发现了一例病例和一例无症状感染者,这两名感染者与穿紫河游船没有关系,但是也与张家界疫情有关,是一名曾到过张家界游玩的北京游客的密切接触者。

相比之下,株洲的疫情闹得比较大,累计发现本土阳性31例,其中确诊病例29例,无症状感染者2例。自7月29日,株洲市主城区全员核酸检测累计采样281.57万人次!在穿紫河3号游船乘客集中居住的云龙示范区,全员核酸检测进行了三轮。株洲的两例病例在确诊后转为重症,但是在8月10日,重症已经清零。

5控制疫情,唯快不破

Delta毒株传染力特别强,在国外已经风行无阻。在南京疫情之前,Delta毒株也在广州、瑞丽等地偷袭得手。但是,在中国,Delta遇到的情况与在国外不太一样。

在许多国家,Delta毒株在得手之后,能够偷偷地传染一段时间,这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检测不给力。当病毒在社区形成疫情之后,即便感染被发现了,密切接触者也不会被严格隔离,病毒还是可以继续传播。所以,Delta毒株基本是所向披靡的。面对Delta,有的国家直接选择“躺平”,有的国家,比如新西兰、越南的胡志明市,也曾选择封城,但最后发现无法完全控制疫情,最终只好放弃。

目前认为,每一个Delta毒株的感染者,在两、三天内,就能感染5-8个人。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?这意味着,如果疫情晚发现一个星期,那么隐匿传染所造成的感染规模,就会扩大50倍!按照这种几何数量级的增长速度,那么只需要一个月,疫情就能达到根本无法控制的地步。

在南京机场能发现有Delta偷袭,是因为有对工作人员每周进行的常规检测,虽然离当地最早发生感染已经有10天了,但为时未晚。在发现疫情之后,全国的流调都能互通信息,即便疫情传到了外地,也能够及时追踪,这其实是中国能屡次封杀Delta疫情的关键。

当然,中国的疫情控制得好,跟民众的配合也大有关系。大连三口之家是主动进行的检测,小奇一家也是在发现可能与大连感染者旅行轨迹可能有交集之后,主动进行的检测。如果感染者没有主动配合,甚至还在社区随意行走,那么疫情扩散得会更快。

当然,中国的严防死守,虽然能控制住疫情,但是也是有代价的。不管是大规模的核酸检测,还是疫苗接种,都主要依靠国家和地方政府的财政预算买单。很多产业及经济,也容易受到抗疫措施的影响。在7月底发生疫情之后,正值暑假旅游旺季的张家界不得不按下了暂停键,直到8月27日,才有部份景区重新开放。除了经济成本,因为严防死守给民众的生活也带来了不便,这是社会成本。

如果说抗疫是一场持久战,那么如何在有效防止疫情扩散的时候,将成本降到最低,并将对民众生活的影响降到最少?这是一个难题。

假期的一次旅行,竟是与疫情的不期而遇

6成都差点封城

小奇一家是在7月27日确诊的。28日凌晨,成都天府机场航站区的工作人员伍哥(化名)也被检测出阳性!从时间上来说,伍哥的感染虽然发生在小奇家抵达机场之后,但令人疑惑的是,伍哥与小奇一家三口并没有密切接触!如果是小奇一家传染的,传染是如何发生的?

伍哥确诊前14天也没出过四川。如果不是小奇家传染,就意味着成都天府国际机场也有一个潜在的疫情传染链!成都机场,会不会又成为一个燃爆疫情的南京机场?

而就在此日,南京已经完成了三轮全员核酸检测,自机场发现传染链之后,南京已累计确诊病例171人,无症状感染者2人。更为严重的是,疫情已经输出到了南京、江苏之外的其他10多个省市。在当时,扬州还只是发现了南京相关病例,但此后,却成为了Delta疫情的重灾区,不但封了城,还先后进行了7轮全员核酸检测。

对付新冠病毒,严防死守是目前百分百有效的手段,但是怎么严防死守,却有大学问!如果严防死守做得不到位,疫情会久久控制不住,甚至失控;如果做得太过,不但经济成本、社会成本巨大,人民生活也会遭受严重影响。

小奇一家居住在青羊区优品道曦岸小区,在确诊之后,青羊区的优品道曦岸被划定为封闭区,清水河社区其他7个小区被划定为封控区,光华街道其他区域被划为风险区。在此后的14天,天封闭区、封控区、风险区圈层的居民分别检测了4次、3次、2次核酸,检测总数为20.9万人次。

对于其他很多国家来说,对发现病例的小区进行全员检测和封控,是非常极端的行为,但是在中国,这还只是属于比较保守的操作。在有的城市,只要出现了一例病例,就开始全城全员检测。“应检尽检”是一句响亮的口号,但到底哪些人是应该检测的,却需要科学的判断

成都需不需要隔离更多的人,做更多的检测呢?这取决于病毒在机场如何传播的。由于Delta病毒传染力太强,当时已经出现了一种说法,认为基于“气溶胶”传播的方式,“密切接触者”需要重新定义,不需要考虑距离,只要与感染者在同一空间出现过,就应该算作是密切接触者。对于主要通过“气溶胶”传播的病毒,这样的定义是合理的。

按照这个定义,大连的三口之家与南京机场保洁人员都同时出现在禄口国际机场,所以三口之家都可以贴上“密切接触者”这个标签;小奇家与伍哥也都出现在“天府机场”这个空间,伍哥也就可以算是密切接触者。但是,如果按照这样的定义进行防疫,就意味着“应该检测”、“应该隔离”的人数将有几何数量级的增长!在7月25日,只要是MU9886抵达后的几个小时内,凡到过成都机场的旅客和机场工作人员,都将是密切接触者!从25日到28日,这些人已经流向到了成都的各个角落,“同一空间”的次密切接触者也将不计其数,也许全城都需要进行全员检测、隔离、封城!

成都有1600万人口,要按气溶胶的传播方式防疫,成本将是巨大的!

要排除“气溶胶”传染的可能性,只有找到伍哥与小奇一家之间的联系,而且必须很快找到!否则,一但疫情失控,代价将会更加巨大!

7破案

破案的重任,自然落在四川卫健委、省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肩上。他们必须到机场进行现场调查,还要反复观看机场的监控录像。

机场录像证实,在抵达机场后,小奇一家三口只在机场耽搁了短短的10分钟左右的时间,基本线路就是下飞机、出机场、打车回家。而在同一时间,伍哥还在另外一个航站楼与同事开会。难道两个航站楼都属于“同一空间”?还是“同一空间”密接感染病毒之后,又继续把病毒传染给了伍哥?

经过仔细的实地考察,疾控人员注意到了水平移动代步电梯,这是旅客下飞机之后的必经之处,使用者常常会扶住电梯扶手。仔细观察监控录像,果然看到在7月25日晚8时35分时,小奇先跑了水平移动电梯处,在入口处等待父母。

这时候的小奇,没有戴口罩,一只手扶在右手边的扶手上,监控录像中还能听到他一声轻微的咳嗽。几秒钟之后,父母走了过来,带着小奇离去。

疾控人员紧紧盯住录像中小奇扶过的扶手,但在此后很长的时间内,都没有人再次摸过这段扶手,直到快两个小时之后,也就是10时20分左右,伍哥和一个同事走了过来,两人边走边说,伍哥走在右边,手也很自然地放在了小奇摸过的扶手上。

伍哥没有想到,他这么轻轻的一扶,就给自己带来了病毒。伍哥也没有想到,他的这个动作正好被监控拍下,省去了上千万人的麻烦。当然,最重要的,是这个动作被疾控人员看到了!破解伍哥的感染之谜,花了20多个疾控人员30多个小时的时间。所有紧张地盯着监控视频的疾控人员,在看到伍哥的这个动作之后,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。

在这30多个小时里,对重点人群的核酸检测也在进行。在机场的工作人员中,没有发现更多的感染者,说明成都机场不太可能存在着隐藏的传染链,病毒也不太可能在机场进行“气溶胶”式的传染。同时,病毒的基因测序结果也提供了佐证,表明小奇和伍哥感染的病毒高度同源,说明两人就在同一条病毒传染链上,从时间上判断,就是小奇通过电梯扶手将病毒传染给了伍哥。

病毒如果留在扶手上,真能存活两个小时那么久吗?这其实不是新闻,早在去年,就有研究证实了新冠病毒在物体表面的存活时间,确实可以超过2个小时,这也是为什么个人卫生需要高度重视,抗疫不但要戴口罩,还要勤洗手。对于Delta毒株来说,因为感染者载毒量比较高,排出来的病毒量也大,通过接触传染几率也就增大了。

8没有接种疫苗的人,都是群体免疫的“罩门”

破解了伍哥感染之谜,也解释了很多的疑问。小奇的爸爸妈妈都打了疫苗,还是感染了病毒,说明疫苗预防Delta感染的保护率是有限的。目前还没有什么新冠疫苗可以100%预防感染,这是大家都了解的,但是打了疫苗,是否还是会很容易把病毒传染给其他人呢?

小奇一家三口谁先被感染?将病毒带上了穿紫河的游船后,是谁感染了其他的乘客?这些问题没有100%准确的答案,但是从“电梯扶手”传递病毒的结果来看,在这一家三口中,很可能是小奇首先被感染了,再把病毒传给了父母,也传给了游船上的其他乘客。

证实了电梯扶手传递病毒,也说明了Delta病毒的传染,主要是飞沫传染、接触传染,只有在很少见的情况下,比如给患者插管,或者在密闭的小空间中,才会有气溶胶传播。也正是因为病毒主要不是通过气溶胶传染,成都机场没有发现其他的人被感染,常德除了同乘游船的人,没有发现其他感染者;而输入到银川的感染者,也没有导致次级传染。在成都,因为小奇一家主动到医院检测,也及时控制住了传染源,除了小奇一家和伍哥,成都只有另外两名感染者,但都是有张家界旅游史的人员。

当然,并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有了答案。确实有很多接种疫苗的人仍然被Delta病毒感染了,但是,是不是因为感染者中有很多完成疫苗接种的人,从某种程度上也限制了疫情的传播呢?

接种疫苗是获得群体免疫的重要手段,但是群体免疫不是金钟罩,不可能完全防止传染的发生。小奇在这个暑假经历,也说明了接种疫苗的紧迫性:不管多少人打了疫苗,只要有没打疫苗的人,群体免疫就有“罩门”,就容易被Delta攻陷,成为病毒攻击其他人的跳板,包括打过疫苗的人。

8月27日,成都最后一名感染者出院清零,小奇这次难忘的暑假之旅,终于画上了一个完整的句号。小奇也感到庆幸,在游玩回到成都机场之后,疫情的传播链,也在电梯扶手上结束了。

(作者:张洪涛,笔名“一节生”。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病理及实验医药系研究副教授,研究领域:癌症的靶向治疗以及免疫治疗。著有科普读物:《什么呢?——舌尖上的思考》,《如果舌尖能思考》。可以谈最前沿的医学研究,也可以讲最通俗的故事。)

相关图文

精选心灵鸡汤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