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当前位置:心理健康百科 > 健康小知识 > 歧视、污名......感染HIV后的第100天,世界与我背道而驰

歧视、污名......感染HIV后的第100天,世界与我背道而驰

作者:匿名 时间:2021-06-08 11:46:29 人气:6 栏目:健康小知识

当联合国首次提出「人类可以终结艾滋病」,那些HIV感染者所背负的歧视、污名和孤立,能否被消除?

上周四(6月3日),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发布一份令人振奋的报告。

所以说「令人振奋」,因为这份关于全球防治艾滋病40年历程的总结报告里指出,「已有数十个国家实现或超过了2016年联合国大会设定的2020年艾滋病防治目标。」

重要的是,报告首次提出「相关最新数据已证明,人类可以终结艾滋病。」

知道,在防艾这件事上,多年来一直把「到2030年终结艾滋病」当作一个目标,还未表述过目标实现的进度。而这份报告则首次使用「可以」的肯定字眼,来说明目标能够实现。

也就是说,未来的日子里,人类不用再「谈艾色变」,因为它也可以被终结。

关于艾滋病

在继续阅读下文之前,我们有必要再复习一遍艾滋病的概念。

艾滋病,又称为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( 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,AIDS),是由于机体感染人类免疫缺陷病毒(HIV)而引发的全身性疾病。

HIV发现于20世纪80年代,属于逆转录病毒。它是一种靶向和破坏免疫系统的病毒,导致人体不同程度的免疫功能缺陷,增加机会性感染和肿瘤的风险

国家卫生健康委统计显示,截至2020年10月底,中国报告的现存HIV感染者104.5万例,持续处于低流行水平。性传播比例占比95%以上,其中异性传播占70%以上。

HIV主要存在于人体血液、生殖器液(精液、阴道液体、直肠液)和母乳中。HIV传染给他人的主要途径有:

保护的性行为

共用注射设备

母亲怀孕、分娩或母乳喂养时感染给婴儿

全球尚无有效疫苗和治愈疗法。目前治疗HIV的方法是减少体内HIV的数量,使免疫系统正常工作。这虽不能完全消除艾滋病毒,但通过正确的治疗和护理,HIV感染者有望获得与普通人相差无几的寿命。

终结艾滋病的核心是消除不平等

上述报告中,除了提到「高质量的艾滋病治疗」使得死亡人数大幅下降外,还指出:法律和政策进步、卫生系统强大和包容性强的国家,艾滋病的防治工作取得了重要成果。

报告说,为实现2030年终结艾滋病的目标,核心是消除不平等。

「消除不平等」不仅包含报告里说的「让艾滋病防治措施能够惠及弱势人口」,还包含着消除对艾滋病的认知偏差,尤其是消除歧视。

因为根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定义,艾滋病歧视是指根据确定或可疑的HIV 血清学或健康状况,在同等情况下给予不公平的区别对待。

我们可能觉得自己认知水平足够高,不会歧视艾滋病患者。但假如你突然得知身边就有一位患者,你会是什么反应?

举一个很容易明白的例子,这是写这篇文章前跟一个朋友的对话:

“我想写一篇关于HIV歧视以及污名化的文章。”

“听起来不错,我也很想了解TA们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子。”

“嗯,除了需要按时‘糖’(有些人偏吃药为吃糖),定期检查,生活状态跟我们没有什么差别,正常工作,生儿育女。”

“什么?你的意思是在一家公司正常的生活和工作?【惊恐脸】”

看,这就是歧视。当一个人对事物的认知不足却自以为足够时,歧视就会产生。即使事实上一位HIV感染者所携带的病毒不足以感染他人,也会被认定为危险

HIV歧视和一位感染者自述

相比于病毒本身,HIV感染者或患者更惧怕“个人信息暴露。”因为这意味着一场从上到下的歧视,一场社会性「半死亡」:

感染者不再拥有姓名,代号【艾滋病】;

就医时,有些医生以不具备资质等原因,拒绝向艾滋病感染者提供医疗服务;

因为是感染者,被孤立,被污名。

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。

也因此,一些感染者将自己内心封闭起来,在安全的范围里生活,不愿告诉任何人感染的事情

一个HIV感染者曾自述:

22岁,被诊断出HIV阳性。

当疾控医生告诉我HIV阳性时,我懵了!恐惧、无助、彷徨、孤独,想结束生命,这些感觉无时无刻不侵蚀着我的心灵。

不知在绝望中度过了多少失眠的夜晚,在第100天的节点,我选择走出房门,正视自己感染的事实。

从我开始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到现在已经三个月了。医生告诉我,我的余生都要服用这些药物,除非找到治愈方法。值得慰藉的是,至少治疗是免费的,我们国家真好。

因为可能面临的歧视,我选择不告诉任何人我是感染者。我知道如果告诉我的家人他们可能不支持我,甚至可能把我赶出家门。

我现在有个秘密:我是HIV感染者。现在的我继续服药,继续我的生活,除了感染外,没有其它疾病。

但我永远不会告诉别人我是HIV感染者,我害怕被歧视,被污名,被孤立。

社会的孤立和歧视,加强了HIV感染者的边缘感,使一些人回避自己的感染状况、不愿开启治疗,更甚者选择中断治疗,任由疾病发展。

艾滋病毒的污名也会影响到那些有感染风险的人,TA们不愿主动了解并使用HIV预防和检测工具,也不愿与性伴侣公开谈论更安全的性选择。

那些关于HIV 的错误认知

HIV歧视源于对死亡的恐惧、对艾滋病的无知以及早期妖魔化宣传带来的道德谴责。对于艾滋病毒是如何传播的,以及与HIV感染者共同生活意味着什么,人们仍然存在误解。

缺乏专业的疾病科普,加上过时的观念使人们过度害怕感染艾滋病毒,即使与感染者礼节性握手也会惊慌失措。此外,也有人认为HIV是一种只有特定群体才会感染的病毒。这导致了对艾滋病毒感染者的负面价值判断

这种恐惧,加上许多其他原因,许多人错误地认为:

艾滋病毒 = 艾滋病 = 死亡;

HIV与人的某些行为相关,如同性恋、吸毒、性工作或婚外情等;

HIV只通过性传播,这在某些文化中是禁忌话题;

感染HIV是个人不负责任或道德过错(如不忠)的结果,应该受到惩罚。

… …

其实,HIV与性别,职业、文化程度,年龄都没有直接关系,它就是一种病毒的代号,谁都有可能被感染。

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通过的《2021-2026年全球艾滋病战略》引入了宏伟的反歧视目标:将拥有惩罚性法律和政策的国家降至10%以下,将遭受污名化和歧视的HIV感染者或受影响到人减少到10%以下,将遭受性别不平等和暴力的人减少到10%以下。

歧视、污名......感染HIV后的第100天,世界与我背道而驰

图源: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

这为终结艾滋病带来新的推动力和行动力。

相关图文

精选健康小知识

最新文章